招生简章| 在线报名您好,欢迎来到 !

招生热线 全国招生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商标转让流程 >

太子奶:商标转让之谜

责任编辑:网络编辑部   发布时间:2021-08-07   点击数:

《中国经营报》年3月16日,记者获悉,因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战略投资者、大债权人暂时无法达成共识,原定本月公布的太子奶破产重整可能延期。同时,有信息显示,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近日向高新乳业发出信息,希望高新乳业制定破产重整方案。

即使破产重整计划仍有变数,但高新乳业受让的太子奶“太子奶”和“日出”两个知名商标,即将达到6个月的转让公示试用期。如果这两个商标被“秘密”转让给高科乳业,无疑将为高科乳业最终收购太子奶增加最重的砝码。

"高科乳业已将太子奶商标转让给自己的名下."日前,太子奶重庆债权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披露。当时不知道的人包括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和他的律师。

“我们最近通过国家商标局了解到,太子奶名下的“王子”和“日出”两个驰名商标于2010年9月30日申请转让,受让方原来是株洲高新乳业管理有限公司”太子奶创始人、董事长李途纯的代理律师王清辉表示,如果将太子奶最重要的无形资产的商标权转让给高科乳业, 其他投资者将很难投资太子奶,这样太子奶的破产重组将成为高科乳业的“独角戏”。

根据王庆辉提供的材料,“太子奶”和“日出”商标的转让方为“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受让方为“株洲高新乳业管理有限公司”。《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转让方盖章”栏加盖“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章,受让方栏加盖“株洲高新乳业管理公司”公章

3月15日,记者在国家商标局网站上查询了“太子参”、“日出”的商标状况。结果显示,两个商标的状态均为“待转让”,信息与王庆辉所说一致。

“企业破产重整中的商标权转让的,转让行为或者由破产管理人进行,或者由公司原管理团队进行。”四川首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告诉记者,企业进入破产重整后,一切决策都要由破产管理人来做。根据破产法规定,企业进入破产重整后,管理人如果想处分商标权等无形资产,需要向债权人委员会报告。未设立债权人委员会的,管理人应当及时将该行为向人民法院报告。

但王清辉表示,株洲中院裁定太子奶于2010年7月进入破产重整后,公章已移交给管理人,太子奶原管理团队没有太子奶公章。

“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没有债权人委员会。在程序上转让太子奶商标是违法的,除非管理人向法院举报。”王清辉说道。

截至发稿时,株洲中院未回复株洲中院是否知悉或同意转让太子奶商标。

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坚红表示,商标转让在被发现后已经停止。然而,它没有回应如何密封商标转让和释放。王清辉并不完全赞成停止行为。“现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查询信息显示,太子奶商标仍处于转让待审状态,管理人未有效制止或撤回。按照规定,太子奶的公章应该由经理保管。怎么会出现在《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她说。

高新乳业董事长温迪波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只回答了“不清楚”,然后匆匆挂断。

“商标权的转让是一种交易,这需要受让方进行支付。在合法的前提下,破产重整期间商标权转让所得的资金可以用于偿还债权人的债务。”王说,“如果债权损失是因破产重整中商标权转让(如低价转让,商标价值为1亿元,且转让仅花费1000万元)造成的,那么实施商标权转让的主体必须赔偿债权人的债权损失。在这个过程中谁在领导赔偿。"

根据管理人清产核资初步结果,太子奶核心资产主要包括土地使用权39.8万平方米、地上建筑物所有权20.84万平方米、有效商标422个(含驰名商标2个)、有效专利31项、机器设备2155套、办公设备4625套、运输设备50套。

据王清辉介绍,在高新乳业的租赁经营过程中,太子奶近30亿元的固定资产价值严重缩水,甚至远低于其21亿元的负债。所以太子奶重组的价值和债权人的利益就取决于太子奶的这两个国家驰名商标。

“根据香港dtz的评估报告,仅王子的商标就价值10.8亿元。高科乳业注册资本仅为3200万元,托管运营两年期间处于亏损状态。”王清辉表示,即使商标转让成为既定事实,高新乳业收购这两个商标也涉嫌低成本侵占。

上述太子奶重庆债权人透露,3月初,管理人向部分债权人发送了和解邮件,“但未说明何时偿还债权人债务及还款情况。"

重组方案出台的延迟、六个月的商标权转让公开听证期,包括李途纯对高新乳业提起诉讼的发布,似乎都阻碍了高新乳业的收购,但李途纯要翻身并不容易。

王清辉告诉记者,李途纯通过太子奶开曼公司向湖南省高院提起诉讼,并向高新乳业提出赔偿要求。索赔包括要求高科技乳品公司支付库存原材料的货款等。高新乳业单方面决定取消全国超市供货业务,导致无法收回货款、租赁期间应由其承担的工资和社保、分摊广告费、设备折旧等。合计2.5亿元。“但这件事,因为李无力承担200多万元的诉讼费,就搁浅了。”

“最近,我们决定重新起诉,将标的物的金额调整到我们能够负担的法律费用范围内,并重新起诉。如果有后续请求,我们会一个接一个地添加。”王清辉说。

此外,李途纯也在积极争取纾困,部分投资者仍希望李途纯继续主导牛奶王子的重组。

据了解,2月中旬,株洲市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就李途纯案召开协调会。法院和检察院认为李途纯案仍然缺乏证据,不适合进入司法程序。

“李途纯还有多少财政资源来支持扭转局面所需的上诉费用?现在公章、破产重整主导权、商标都不在手,胜算很低。”一位债权人说。

当初,为了挽救金融危机中的太子奶,李途纯先后将家庭财产无偿转入公司,其中包括几处房产和汽车、姐姐的财产、父母100多万元的养老金、公婆200多万元的养老金。如今,走出看守所大门的小姨和小舅子只能靠早期经营的茶馆租房子。

李途纯曾告诉身边的人,他的错误不是盲目扩张,而是没有在好机会卖出太子奶。

曾经,在王子牛奶危机前夕,花旗集团等三大投行希望将王子牛奶出售给雀巢。当时雀巢的出价超过50亿人民币。按照持股比例,此时卖掉李途纯可以获利近40亿元,干净利落地离开。随后,经过几次否定

然而,一切都不像李途纯梦想的那样。随着营商环境的变化,外资投行的压力,高科技的介入,9个月的拘留之后,游戏的天平就没了,李途纯复兴牛奶王子的梦想也会变得支离破碎。

花和诗没有跟上物价的上涨,对老师的感激从精神变成了物质.[详细]

短短三年,亚历山德拉里奇品牌的礼服裙出现在每一个重大活动中.[详细]

☆ 商标转让流程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Q Q:12345678

Q Q:12345679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